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討論-第482章:從護密部入手相伴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
小說推薦大唐之最強熊孩子大唐之最强熊孩子
一如皇城深似海,从此再无回头路。
这句话可不仅仅是对那些梦想着要做皇帝女人的女子说的。
更是对那些梦想能通过做太监,从而飞黄腾达的人说的。
面对李泰这番话。
小德子还能说什么呢?
他匍匐在地,颤巍巍道:“殿下如此礼遇奴婢,还与奴婢说这些知心话,奴婢自当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见他这么模样,李泰也终于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他点了点头道:“以后该怎么说,怎么做,心里有数些。”
“若是有一日,我成功,自然不会亏待了你的……”
小德子匍匐在地,满面惶恐道;“奴……奴婢,位卑言轻,能力平庸,不敢对此有所奢望……”
“奴婢只有这条命,若是殿下用得上,只需与奴婢说,奴婢以死效忠殿下……”
“什么死不死的。”
李泰上前将小德子搀扶起来。
他一边帮小德子拍去身上的灰尘,一边道:“从今以后,我活着,你就会活着……”
闻言,小德子抬头深深地看了李泰一眼,最终什么话都没说。
而李泰则是缓步走到窗边,抬头望着西北方向,直道:“这一次是你赢了,但下一次,你可就没这么好的运气了。”
……
甘露殿。
李世民正在批阅奏折。
周公公忽而走了进来:“陛下。”
“怎么了?”
“难道那群劝朕收兵的人又来了?”
李世民抬头看了眼周公公,皱眉道:“朕不是已经给前线传书了么?”
“谈和的使者不也已经派过去了么?”
“他们怎么还要来烦朕?”
“不,陛下,不是这事儿。”
周公公从口袋里摸出了一张小纸条,递给了李世民。
见这纸条,李世民稍微愣了下,随即还是仔细研读了一边。
纸条上的内容是什么,无从得知。
但从李世民的表情上来看,他很不高兴。
李世民看了眼周公公道:“这是哪里得来的?”
“密探送来的……”
周公公看了李世民一眼道:“若这上面说的属实,只怕……”
还没等他说完,李世民便挥手打断。
他直道:“去封杀这消息,不许让任何人知道。”
“老奴明白。”
说完话,周公公便快步退了出去。
待周公公走后,李世民便站起身来,打开灯盏将那纸条丢进里面烧光。
看着纸条燃尽,李世民不由叹了口气:“小小年纪就要面对这些,也真是苦了你了……”
李世民合上灯盏,但心里面却依旧躁动不安。
想了许久后,他还是迈步回了寝宫,换上了一袭便装,便出了宫门。
……
玉门关,大唐营地。
李承乾与李勣和李靖等一干将令,围在沙盘前商量对策。
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笔趣-第482章:從護密部入手鑒賞
“刚刚得到消息,这次担任使者的陈大人是通过水路乘船而来的。”
“算来,用不了三四日,他就能抵达咱们大营了。”
李靖看向李承乾道:“殿下,这三四日的时间,就算我军能与西突厥大干一场,却也不可能掀起太大的风浪的呀。”
“没关系,先不要去想那些。”
“我们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该想着,如何能击败西突厥。”
李承乾望着眼前沙盘道:“这次,就算不能一口将西突厥吃掉也要让他们伤筋动骨,十年内不敢南下才行。”
“殿下,这恐怕很困难啊。”
李勣开口道:“固然西突厥的军种军备不如我军这样齐整,但那些西突厥悍卒的战斗力却不容小觑。”
闻言,李承乾有些疑惑的抬起头:“西突厥的兵,有多强悍?”
“这……”
李勣一时间也没想到如何来做对比。
倒是一旁的李崇义先开口了。
李崇义与西突厥打过那么多次交道。
对这事儿他当然是最有发言权的。
他直朝着李承乾道:“在单兵作战这方面,甚至连北漠突厥的士卒与他们相比起来都要略微逊色一些。”
“若是非要做对比的话,他们的战斗力,几乎与咱们长安城的神武军差不多。”
“而且不是某支精锐部队的战力,是他们所有人,每一个士卒都是如此……”
神武军。
李世民的禁军。
只要他御驾亲征,就会伴随他左右的军队。
而西突厥的悍卒,都能与这些人相比了,他们的战斗力究竟如何,就可想而知了。
听闻这话后,李承乾也是很惊讶。
他也没想到,西突厥的军卒战力竟然有这么强横。
“若是如此的话,那这事儿可就难办了呀……”
毕竟,神武军的战力,就算是素来以悍勇著称的凉州卒都比不上的。
可如今那些西突厥的军卒,竟然每一个都有神武军士卒的战力。
“这……”
李承乾双眉紧锁,半晌也没说出一句话来。
现场气氛,也随着李承乾的沉默,而变得寂静下来。
不知过了多久,李崇义才忽然开口道:“对了殿下,前些时日,我军围困了一支西突厥的部队,抓到了许多俘虏。”
“据那些俘虏交代,如今西突厥上下,几乎都是面和心不和,一些部族都是迫于赵有林的威势才屈服于他的。”
“包括先前与我军交战的护密部,他们就是被赵有林逼着上的战场。”
“若是我军可以采用离心之术,西突厥便可不战自乱,没准还会归于先前那般混乱局面。”
闻言,李承乾忽而动了动眉毛。
妙趣橫生都市小說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討論-第482章:從護密部入手鑒賞
“这倒也不失为是个好主意。”
“只是,该如何使这离心计呢?”
离心计这东西,可不仅仅只是说说而已的。
中间的操作,只要错一步,就会满盘皆错。
李承乾可不想自己辛苦半天,最后却落得个阻拦打水一场空的局面。
这时,李勣忽而开口道:“据我所知,护密部与赵有林一部,一直都是貌合神离,虽说这次派兵来支援了赵有林,但也是被逼着来的。”
“而且在战争进行当中,赵有林还仕途用护密部族人的生命,来逼迫护密部族长护密罗向我大唐发动自杀式攻击。”
“当初,是我们看出了赵有林打算以此来造就我军与护密部的仇恨,所以我们并没有出战。”
“如当初殿下在东北的指挥一般,原地筑起壁垒,只守不攻。”
“后来,护密部见无法攻破我军大营,就带人撤回了天山以北。”
李勣望着李承乾道:“既然崇义都说到了这护密部,那我们不如就从这护密部入手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