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小說 她有一間時空小屋討論-第1624章 防禦大戰:貓的無限可能12展示

她有一間時空小屋
小說推薦她有一間時空小屋她有一间时空小屋
曲琬正要发火时见对方的穿着又停了下来,有些羞涩地撩了下头发,低下头,“啊,对对不起,我我不是有意的,刚才没撞疼你吧?”
曲琬态度转变让青年也没法发火,只挥挥手:“算了算了,也没什么事。”
“刚才,真是谢谢你了啊,不然的话我恐怕就要从楼梯上摔下去了……”曲琬无比真诚地说道。
青年再次看向这个身材样貌都非常好看的美女,微微皱起了眉:“姑娘,我看你这段时间是不是招惹了什么脏东西啊?”
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她有一間時空小屋-第1624章 防禦大戰:貓的無限可能12
“我——”
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她有一間時空小屋-第1624章 防禦大戰:貓的無限可能12熱推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曲琬在看到对方装束后就下意识觉得这两人不寻常,以她的见识来看,这两人要么是真有两刷子的道人,要么就是招摇撞骗的神棍。
但现在不管对方是哪一种都无所谓,反正死马当活马医。
超棒的言情小說 她有一間時空小屋 起點-第1624章 防禦大戰:貓的無限可能12推薦
之前朋友倒是给她介绍了一些都市捉鬼道人什么的,结果都是招摇撞骗的神棍,骗财还要骗色的那种。
还有刚电话里的那个朋友介绍的老道,倒是没有像其他神棍那么骗钱骗色,但是实力也不怎么样。自己捉不到鬼就让她去帮鬼完成心愿什么的。
要是她能做到的话还用等到现在吗?真是的。
不过她遇到那么多骗子,也听到一些据说有真本事的道人。
其中一个就是这市郊有一道观,里面的确有一个了不得的天师。
可当她寻去时天师已然仙逝。天师门下倒是有两个弟子据说也有些手段。
只是这两个弟子两年前就下山历练,现在也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并没有确切信息。
所以曲琬在看到这一男一女穿着土黄长衫时,脑海中立马就与那天师的两名弟子对上了。还是那句话,对方如果真是天师弟子的话她就赚了,不是的话自己也少不了什么。
女子瞥了眼曲琬,又忍不住上下打量一番,眉心微微皱了下,倒是没说什么。
转头对旁边青年说道:“师兄,只有不到三个小时了,我们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准备呢。”
青年敷衍一句:“好了好了,我知道。”
回头又神情郑重地对曲琬道:“我叫况戊子,师承平山道观吴天师门下,这是我师妹元灵。你若是觉得有什么无法解决和常人无法理解的事情就来413找我们。”
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她有一間時空小屋 線上看-第1624章 防禦大戰:貓的無限可能12鑒賞
曲琬以她阅人无数的经验来看,这男的看自己眼神有戏,不出所料会如电视里那样主动告诉她身上招惹不干净东西,主动要帮她清除邪祟了。
不料对方并没有说出自己预期的话,反而让她“有事”主动去找对方。
低下头应诺时,视线落到况戊子旁边的元灵身上。
想来他们现在的确有事,纠缠的话对方不一定会帮,而且也落了下乘。
看来今天晚上还要跟那东西死磕。罢了,那就再忍耐一下吧。
芩谷在看到那况戊子和元灵两人身上有些微的能量波动时,脑海中冒出一个念头——这个世界真的有道人!
想来也是,连阴魂都有,自然也就有除魔卫道者了。
看那况戊子对曲琬的反应,并满口承诺对方“有事”就直接去找他,难道……
毕竟对于普通的小时空而言,基本上都是秉持“死了就万事皆休”,不管生前的恩怨情仇都一笔勾销,都不得再纠缠阳间的人,否则就会被正义地消灭掉。
芩谷已经想到可能接下来那小道士会帮助曲琬除掉身上的阴魂的结局,但毕竟事情并没有发生,而且不管是在天道平台还是人间律法来看,他们都没有违反条律。
至少就芩谷目前了解的信息来看,自己是没有任何资格动手的。
就像是她现在作为一个旁观者,看见一个人拿着刀要去杀人,但在事情没有发生之前,若是她将这个持刀者干掉就是她的孽力。
阻止作孽而自己又不会招惹孽力最好办法就是,在事情正发生时进行阻止。
芩谷按捺下心中隐隐激动,先看看再说。
没有人注意到一只灰黑条纹的小猫潜伏在阴影角落,窥视着曲琬以及和曲琬有过接触的人的一举一动。
芩谷看了眼曲琬以及她身后的阴影,然后悄无声息地跟在这两师兄妹后面。
“师兄,刚才那女人身上明显就有冤魂缠身,你还满口应承下,有点不好吧。”
名叫元灵的女子有些疑惑地说道,抱怨师兄刚才看见个美女就挪不动脚的反应。
她一直记得,虽然师父老人家在的时候的确说过尘归尘土归土,阴魂不管以任何借口都不能逗留人间。
但是师父也说了,若是他们身为道人的能让这些阴灵的恩怨两清也是一件造化。
师父还说,一般恶灵纠缠生人只能从外对人进行干扰和引诱,这种直接除掉便是。
但还有一种情况,就是那种阴灵与生人之间有一定因果关系的,这些阴灵便可以直接附在生人身上。
这种的话,如果没有足够的法力最好不要去管,因为一旦无法消除恩怨,就可能让做法者自己被对方因果反噬。
以她的先天灵眼来看,刚才那个女子身上的阴灵很显然就是第二种。
虽然女子表面上看起来面容姣好也很温和很里面的样子,但人不可貌相,下山这两年历练见多了当面一套背面一套的人。
所以她更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阴灵和女子之间定然有某种因果。
其实元灵反对师兄为女子打包票,倒不是说她担心师兄和自己被因果反噬,而是…以师兄一贯的做法就是直接将怨灵打的魂飞魄散,彻底地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她觉得这样不好。
况戊子对小师妹的担忧满不在乎,“尘归尘土归土,死了就该到自己的地方去。人间自有人间的规矩和秩序,还轮不到一个阴物来主持公道。若是所有阴魂都强留人间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的话,这个世界不就乱套了?”
“可是师兄,我真觉得那个女人身上的东西不简单——”
“好了不要再说了,今天是一单大生意,干的好了,张老板许诺会封一个大红包。你不是一直都想重修道观吗,今天晚上就看你的表现了……”